新闻资讯

电影成为城市文化源头活水:撬动体验消费 传递时尚生活方式

  搞活城市创意产业,要善于利用和巧借,利用各种文化遗产,巧借各种文化形式。电影文化就是值得创意产业利用和巧借的重要资源,以下是笔者多年研究总结的几种基本巧借模式。


  有助于激活特色文化

  某些电影有意无意地反映了某个城市所属区域的特色文化,这种特色文化可能是沉寂的甚至要濒临灭绝,但因为某部电影的独特传播作用,其名声被迅速放大,原本沉寂甚至濒危的状态被激活,焕发出崭新的活力,成为城市文化创意产业的源头活水。他们或开拓了城市创意旅游,或促进了城市主题公园设计,或促进了城市创意产品开发,或促进了城市其他创意服务业的发展。


  长春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刘三姐》(1960年),激活的就是广西的山歌、山水、绣球等特色文化。从世界范围或全国范围来说,这三种特色地域文化先前并不广为人知,处于沉寂状态,也并未发挥出其产业价值。经由电影《刘三姐》的广泛播撒,现在已成为广西文化亮丽的名片,桂林、南宁、百色等多座广西城市纷纷以这些特色文化作为城市创意产业的基本符号。


  在桂林,城市创意产业做足了山水和山歌文化的文章,山水实景剧《印象·刘三姐》十年不衰、火爆异常,桂林刘三姐主题文化公园游人如织,桂林大旅游格局基本构建完成。在南宁,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成为南宁城市名片之一,大型风情歌舞秀《锦宴》塑造出有情有义的壮乡风情,“一声所爱、大地飞歌”新民歌选秀活动成为新的文艺热点,南宁辖县武鸣三月三歌节已成为推动当地多种产业发展的新引擎。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电影《五朵金花》对白族民俗风情文化的激活,直接影响了云南大理市甚至昆明市的城市创意产业;张艺谋的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激活了秦始皇墓葬文化或者说秦俑文化,直接促进了西安市城市创意产业的发展;根据日本历史小说名家井上靖的名著改编的电影《敦煌》激活的是当地石窟文化和佛教文化,影响了甘肃敦煌市的创意产业;电影《肯尼迪》激活了事发当地尘封的历史文化和记忆,最后影响到美国达拉斯市创意产业的发展;电影《哈利·波特》激活了流传于欧洲的古老魔法文化,促进了伦敦等城市创意产业的发展。


  爱情电影撬动体验消费

  电影需要在特定的空间演绎,经典情节需要结合相契合的空间环境。这些空间相当一部分属于城市空间,公园、酒店、标志性建筑、街道、城市风景等,都有可能成为电影故事的演绎空间。当电影中的浪漫、唯美、奢华、凄美、纯洁的故事氛围和这些城市空间融为一体时,激起观众的体验欲望,希望能亲自到相关场景中感受电影般的气氛。电影浪漫演绎—引起受众感动—产生体验渴望—城市空间增值,这种作用模式正是电影影响城市创意产业发展的重要模式。


  冯小刚的电影《非诚勿扰1》里面主人公秦奋和梁笑笑的爱情故事主要以日本城市北海道作为背景。北海道这座城市是这个浪漫故事的见证者,蓝色的大海与电影主人公爱情中的孤独与忧郁相契合;北海道开阔的街道,大面积的草地和花圃等城市风景又和故事的浪漫氛围相契合。以北海道为舞台的《非诚勿扰1》在中国热映后,吸引了大量慕名前往影片外景地的中国游客,一边旅游看风景,一边体验电影中的浪漫氛围。日本北海道市成为吸引中国游客的热门旅游目的地,冯小刚的电影显然立了大功。


  冯小刚导演深谙电影与城市间的辩证法,在《非诚勿扰2》中,北京市的慕田峪长城、潭柘寺、银泰中心、紫竹院、欢乐谷、798艺术区,还有海南三亚市亚龙湾鸟巢度假别墅等城市风景都成为浪漫故事的演绎场地。比如慕田峪长城那里的一段戏,夕阳西斜,舒淇身着白衣,裙角飞扬,楚楚动人,落日余晖勾勒出她美丽的轮廓。葛优一身休闲装扮,单膝跪地手举求婚钻戒,样子颇为虔诚。长城蜿蜒在群山峻岭间,飞鸟不时掠过,在暖黄阳光的映衬下……可想而知,随着电影的热播,这样的风景会纷纷增值,成为所在城市创意旅游的热点。


  这样的作用模式,多见之于城市爱情题材电影。又如《山楂树之恋》之于宜昌,《杜拉拉升职记》之于日本富士山所在地静冈县、泰国芭提雅市,《将爱情进行到底》之于法国波尔多,《罗马假日》之于罗马,《卡萨布兰卡》之于卡萨布兰卡等。在这些案例中,电影与特定城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电影中嵌入城市景观,城市景观被电影赋予浪漫光环,城市景观又被电影广告宣传。于是,在电影的影响和作用下,该城市创意旅游业得以发展。


  电影传递时尚生活方式

  电影是一种时尚艺术,具有时尚文化属性。正如学者王一川所言,“电影毕竟并非简单的教化工具,而是时尚的艺术,从而需要扮演社会时尚泉眼的角色,堪称时尚的发动机。”电影本身、电影里的服饰、道具、饮食、音乐、舞蹈、场景、台词、演员等都可能成为时尚文化元素影响着城市市民生活,也影响着城市创意产业。在这一模式中,电影里的时尚元素被嫁接到城市里的一些服务行业或商贸活动中,使原来的服务行业或商贸活动升级换代,在文化创新中获得产业增值。


  比如一些城市的婚庆公司,善于创新,善于借助电影时尚元素,获得婚庆创意灵感。《暮光之城》、《哈利·波特》、《绿野仙踪》、《饥饿游戏》、《长发公主》、《爱丽丝梦游仙境》、《夺宝奇兵》、《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电影里的婚礼场面都可能是他们婚庆菜单上的选项。这些公司能按照新婚男女的要求,将他们所选择的婚礼模式按照电影中的精华进行时尚再现。谁又能想到,《非诚勿扰2》里面李香山和芒果独特的离婚典礼场面,竟也被当做时尚元素去创意和创业,2011年,5月8日,河北省石家庄5名“80后”女性创办离婚仪式公司,为离婚的人提供离婚典礼,备受关注。


  电影里的服装可以成为创意之源,比如“花样年华”旗袍店。电影片名可以被嫁接到房地产项目甚至餐厅里的菜谱上,在一些城市的电影主题餐厅,像《疯狂的石头》、《满城尽带黄金甲》、《没完没了》、《一条名叫旺达的鱼》等都成为创意菜。甚至电影台词也可能成为时尚创意的来源。在北京798艺术区,有不少印有电影台词的T恤衫、鼠标垫、徽章等创意产品。


  学者周宪认为:“在消费社会中,人们是通过他人可见的消费行为及其消费品来建构自己身份的。借助可见的消费行为和特殊商品的占有与展示,消费者显示并强化了特定的社会身份和地位,以区别于其他人。”城市创意产业对电影中时尚元素的嫁接和利用,看准的其实就是消费社会中受众视觉性消费、符号性消费、炫耀性消费的心理。


  影像奇观的真实再现

  电影从诞生之始在人们心目中就有一种奇观性,即使最初的电影只是忠实记录某个生活片断,在观众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奇观。奇观性一直是电影之所以存在的重要标示。这种奇观性尤其体现于数码时代的电影,数码技术和电影的结合造就了无数令人叹为观止的科幻奇观、童话奇观、惊悚奇观、恐怖奇观。电影中的奇观刺激了观众的体验欲望,于是奇观景象从电影银幕走出,走向城市创意产业。一些城市的主题公园、游乐项目纷纷复制或模仿电影奇观,满足市民及游客刺激体验的同时,获得产业赢利。

迪士尼乐园之所以具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其秘诀之一就是在其主题公园复制其经典动画电影中的童话奇观。迪斯尼公司总会先创造出轰动影视界的动画电影,然后在迪士尼乐园中让这些虚拟的动画影像奇观变成现实。例如1930年的《白雪公主》、1940年的《木偶奇遇记》、1991年的《美女与野兽》、1994年《狮子王》、1995年的《玩具总动员》、1998年的《花木兰》等。在园中游览,奇怪、新颖、惊险、激烈的情景和人物,会使游客忘掉现实,进入另一个童话奇观世界。


日本大阪环球影城之所以成为城市创意产业的典范,就在于它的电影奇观复制与模仿创意。在这里,《侏罗纪公园》、《大白鲨》、《终结者》等美国大片中的诸多奇观可以让游客感觉刺激过瘾。而中国主题公园的开山之作——深圳世界之窗,在数码时代也非常注意创新,不再满足于静态缩微景观的简单呈现,而是大量采取了现场表演、歌舞剧、刺激冒险游乐项目等来让游客获得奇观体验。


  影像奇观仿真模式其实昭示着文化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那就是创新与高科技的结合。文化产业虽然与“内容产业”“知识经济”等密切关联,但实际上,其变革与进步的关键往往是科学技术的突破。对于影像奇观的模仿与复制,依赖的就是高科技,体现的就是文化与高科技的结合。(来源:中国文化报)